季勋安

关于阴阳师酒吞和茨木关系的几点分析

手游阴阳师的人设和剧情跟日本神话记载基本就是俩码事,所以以下所有扯淡都是基于阴阳师的情节,纯属个人瞎想。

这两天绘卷剧情出来以后,到处一片哀嚎血书,上书茨木太惨,跪求网易爸爸让酒吞恢复记忆。其实吧,他俩能不能回到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我倒觉得主要在于茨木。

原因请听我往下分析。

先说几点关键的问题:
首先,关于酒吞的实力。已知酒吞明显是曾经非常强,强于茨木,大江山在他的带领下很昌盛。退治后茨木丢手,变弱。单是丢的那只手上的妖气就够鬼切新生可以想象下茨木原来有多强。然后用妖气救酒吞,酒吞靠茨木妖气复活,比茨木强不太科学,所以实力排行基本是这样的。
巅峰酒吞>巅峰茨木>丢手茨木>复活酒吞
也就是说,酒吞比之从前,大幅度衰弱了。

其次,酒吞失忆。三种可能,一,对茨木的选择性失忆,二,对过往的某段时间的阶段失忆,三,全面失忆。

先来说第一种,对茨木的选择性失忆。
很多人猜测是这一种,我原来也这么认为,但是细想之后有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是对茨木的选择性失忆,那么,酒吞记不记得大江山退治?大江山退治茨木没有参与,所以酒吞应该记得,但是他复活之后你有见过他提过或者显露过相关的悲伤和仇恨么?看看隔壁大舅被人类阴阳师坑了全家以后做了什么,火烧京都不问男女老少!但你看酒吞有任何反人类反社会倾向么?没有,他一心只在喝酒和红叶身上,根本不像与人类有血海深仇的样子。而且,酒吞显然是因为死去再复活所以缺失记忆,如果茨木没有召唤神灵进行所谓心爱之物的等价交换,那么他醒来单单对茨木失忆,就不太科学。

第二种,对某段时间的阶段失忆。具体指从认识茨木前的某个时间点,到大江山退治这一段。这样就完美解释了传记里提起其他大妖都是一种老朋友的口吻,唯独不提茨木,因为写传记的时候,他觉得茨木现在还没有成为他的朋友。
酒吞复活后第一句没有问“我是谁”,而问了“你是谁”,也能够佐证这种阶段失忆的猜测。而且这还解释了他不记得大江山退治的原因。茨木复活酒吞的过程一定不简单,而且不会很快,很可能中间是有千辛万苦的。如果茨木随便想复活谁扔在妖阵里就能复活,那他的人设就近神了,还说什么酒吞比他强,我看没人能比他强了,所以,绘卷很可能没说的是,在复活酒吞这件事上,茨木所付出的何其之多,耗时极长。而这段时间,就足够另外某个什么人,回到大江山,收拾残骸,重建大江山草木。

当此重任自然就是鬼切。
说鬼切是星熊童子不是没可能。毕竟他实力,大江山三把手不亏。
等酒吞回到大江山,茨木鬼切可能都很有默契的什么都不提,日子就这么继续过,酒吞只是知道自己失忆过,并不知道是为什么失忆,又或者他本能的觉得失去的记忆他想起来会痛苦,所以他自己也并不去探究,毕竟你看他就是喝酒,纠结不如喝酒,什么往事都不如喝酒,前尘已过只看眼前那种。而且很快,他就邂逅了一片枫叶林。
如此一来,诸多往事,尽数随风。

三,全面失忆。不得不说,全面失忆是我觉得复活酒吞最靠谱的一种失忆,因为毕竟人死过了,复活既然要失忆那就新生意义的地抹去以前,但看来官方不是这么想的~所以这种pass。

讨论失忆是为了说明酒吞的性格。既然酒吞不是全面失忆,那么他的性格应该在失忆前后具有一贯性。

既然失忆前他是那么温柔宽容昂扬冷静气场强大,富有帝王魅力,那么失忆之后他怎么就会显的恶劣这么多?

实际上他失忆之后绝对没有丧失他的宽容和冷静。他认为红叶是为晴明所害,却没有是非不分一定要晴明死,而是听他解释,给他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甚至屡次帮助他。
而酒吞的温柔,以我们的视角看来,主要是丧失了对茨木的温柔,他对红叶还是很温柔的。
这就到了一个关键,酒吞为什么不再对茨木温柔了?换个问题就是,酒吞为什么不再爱茨木了?

回忆一下,失忆之前酒吞爱上茨木的情景。那时他强大潇洒,他遇见一个美丽的傻妖怪,嘴上说着我没有拿你当挚友,眼睛里散发的却全是仰慕爱意,他打败他,然后他们喝酒,他给了他一个铃铛,他系在脚上,一步一响。
这是什么恋爱故事啊!

而失忆之后他们的画风是这样的:
挚友你现在太颓废了,你原来如何如何牛x,现在却这样,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挚友!挚友!挚友!挚友!挚友!

像不像标准女二台词……

剧情里酒吞有句名言,只有酒和月亮才能填满我的寂寞。
明明茨木一直跟着他,他却寂寞,而且即便寂寞,还要躲着茨木,这说明茨木不仅没有对上他的需求,而且还让他不愉快了。
为什么听着别人吹嘘自己会不愉快呢?

因为酒吞本身就处在一种巅峰不再的落魄中,听着茨木一遍一遍念叨曾经的他多么好,更会失落,因为你一心所系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个过去的幻影。他是多么有自尊的人啊,怎么能忍受这个。

当然这是他误会茨木了,

茨木可以说是天使般的全心全意,他应该是想激起酒吞战意,然后让酒吞吞噬掉自己的妖力,重回巅峰状态,他一直爱着当初那个樱花树下温柔地对他笑的男人,爱到他自己的手,自己的存活都不在意了,他只是想成全酒吞,想再见一次那样让天地逊色的风采。
    
但问题来了,以酒吞的性格,绝不会用牺牲茨木的方式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若无奇遇(网易爸爸金手指),酒吞已经不可逆转的衰弱了,茨木却仍视他为王者,觉得他只是一时不好,从而在言语行为上刺激酒吞,无法增加好感。
感情最让人难过的地方就在于此,明明爱的要死了,却总是词不达意。

但两人关系就走入死局了么?

没有。剧情里就迎来了转机。晴明打败酒吞之后,茨木没有失望,他看着他的失败,很坦然,他说这就是无能为力的感觉,而脆弱的你也仍然有魅力。这就是他们可以he的地方。

与其回转不可能的从前,不如正视他的失败,陪他体会失败,再一起放下失败,只要茨木不再执着于找回从前的酒吞,不再抱着牺牲自己的心,他就会发现,酒吞没有变,从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做好跟他长相厮守的准备了。
毕竟“稍稍陪我一下吧”这种话都出口了,鬼王也要面子的呀。

以上纯属瞎写,欢迎交流。

–––––
体验服已经出剧情了,酒吞的记忆和力量都会回来的,网易爸爸看来还是要搞一波事儿,大江山he可以说是稳了

【酒茨】 鬼生百年

酒茨 鬼生百年



鬼生几百年,什么事没见过。

酒吞从不觉得有什么让他想不开的。红叶拒绝了他,他颓废失意,都是顺着情绪自然而然的表现,那女人如一杯烈酒,辣过喉咙,咽下了也就过去了,从不留心结,这是他的潇洒。

或许是曾经太肆意,四处杀伐又浪迹花间,如今登临鬼王之位后,最至高无上的权力与最香软销魂的肉体反而都让他感觉到索然无味,一场烟花绚烂,徒留百年空惘。

或许对于红叶,他只是想找个人爱而已,只是那时那地,恰好枫叶漫天。


后来枫叶林染了血,酒吞心痛又生怜意,想着鬼生也够没意思,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救不了。他醉着,任由自己躺在泥泞之中,任由沿路的小鬼对他指指点点,直到茨木带着安倍晴明找上来。

他有点生气,看着茨木这家伙居然跟那个害红叶变成恶鬼的阴阳师站在一起。他不是应该一直站在自己身后吗?

啊,好烦,茨木那家伙又在胡言乱语了。



酒吞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烦茨木的,那时候他总是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安静又害羞地看着自己,然后先一步喝醉,那眼睛又变得张扬明艳,引得自己靠近看个仔细,然后被当做想要切磋,来一场痛快的搏斗,等都累了,酒吞就压在不能动弹的茨木身上喝光最后一滴酒,然后胡乱睡过去,那时候是多么好。

然而美好时光总易逝。

无忧无虑,那时酒吞曾经觉得茨木是他的知己。



后来茨木越来越迷恋他,说的话也越来越让酒吞无语,他不需要恭维,可茨木停不下来,一张口就要称赞他,简直烦不胜烦。他执意要给他去建宫殿,结果断了一条手臂回来,白衣染血,整个身躯疼的不住颤抖,还跪在他的面前,说着自己无能,给他丢人了,请他处罚。酒吞简直愤怒得无以复加,又想动手打他又心疼不舍得,只能冷冷地让他自己把手取回来。

大江山的鬼王第一次觉得无力,在他面对茨木的时候,他想告诉他,不要什么四野皆伏楼宇高筑,那太寂寞了,他想跟他安安静静的喝一坛酒,在桃花落在他白色发间的时候,笑着用手拂去,看他金色的瞳孔中盛满笑意,就这样度过岁月流年。

事与愿违,茨木不能懂,酒吞的心情就更微妙地不可言说。最寂寞的时候,酒吞独自喝醉,邂逅了一场枫林之舞。



红叶在一切尘埃落定后跟着晴明走了,她做了他的式神。爱恋倾慕在褪去疯狂之后,有种求仁得仁的彻悟感,酒吞看着面前温婉娴静的红衣美人,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她有种情爱之外的欣赏。素手满上酒吞面前的茶盏,红叶朱唇轻启,问他今后如何。

今后如何,他也不知。春去秋来一场单恋耗费了他太多热情,本来他兴味就寡淡,如今更是什么想做的事情都没有了。恐怕要让茨木失望了,他好不容易等到自己放弃红叶,自己却仍然对他口中的宏图霸业没什么兴趣。

茨木,茨木,说到他,最近真是好久不见。



茨木在大江山。

他当年为了给酒吞造宫殿,下山骗钱让渡边纲砍了一只手,现在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寂静宫殿里,终于有点后知后觉,或许酒吞根本不喜欢这样宏伟却空寂的住所,让他宁愿天天跑去枫叶林餐风露宿也不愿意呆在这里。

又或许,酒吞根本不喜欢他口中描摹的那一切。

茨木想不通,站在最高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力量,难道这样不值得追求么?

酒吞他到底想要什么,他从不跟茨木讲。



茨木走在下山的小径中,他要去找他的鬼王,他已经有月余没见到他了,从来都是他不主动找,酒吞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想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好好理清一些事情,比如酒吞是不是真的讨厌自己,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是不是他们真的回不去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只是想让他重回鬼王呢?最后他发现脑海里除了酒吞那张微微有点烦躁的脸以外,什么也想不通。既然想不通,那就去找挚友,他那么睿智,总会有答案的。



茨木没想到,这次他找的这么顺利。酒吞就坐在山下的一棵樱花树下,一个人喝着酒。茨木快步走了过去,刚想张嘴,就听酒吞不耐烦地来了一句,闭嘴。于是只能瘪瘪嘴安静听话地坐在他身旁。酒吞没给他酒喝,他就用仅剩的一只手百无聊懒抠着地上丛生的杂草,目光偷偷瞄着酒吞,看多余的酒液从他俊挺的下巴沿着喉结一路滚落,自己咽了咽口水。

等到那一坛酒交了底,酒吞才默然开口。


以后不要再夸我。

哦。

也不要在别人面前夸我。

不愧是吾友,总是这样谦虚。

刚说什么了?

哦……吾错了……

也不要再提红叶。

吾友你终于振作起来了要重振鬼王之威统御天下了么,吾友真是睿智潇洒无人能及啊!

……

吾错了……

我不喜征战,只愿大江山众能安平即可。

欸?

我也不喜欢住宫殿,总是很冷清,太大了。

恩……

我也不想一个人喝酒。

哦,那挚友想要什么人陪,我去把他抓来。

你是不是傻?

啊?哦……吾……吾是不怎么聪明,不能跟挚友你比。

……

但是无论挚友说什么吾都会去做的!

……

挚友……

我想你陪我。

欸?诶诶诶?

我想你一直陪我,可以么?

……

不要把眼泪蹭在我身上啊蠢货……真是的……


拥抱着怀里哭得一点也没有大妖怪风范的茨木,酒吞突然觉得有点眼热。

嘛,鬼生几百年,这样也不错。



end

-----------------------------------------------------------------------------

写了一点自己的理解。

在我的印象中,酒吞一直是彻悟的,因为彻悟所以觉得无味,因为无味所以嗜酒,所以才会恋上一片枫叶林。他的心情,一开始单纯的茨木是不能理解的。

酒吞当然睿智冷静,杀伐果断,无论在力量还是头脑上都足够称王,他当然拥有茨木口中的一切优点,不然又怎么能让茨木这么强大的妖怪这样迷恋他。

问题在于,他成了鬼王,然后他失去了目标,他也失去了知己,所以他才会那么想爱一个人。所以才有后来红叶的事。

而茨木,他在我心中是非常美好的,强大又可爱,因为单纯所以他不能懂酒吞那些麻烦的心思,但也因为单纯他才能乖巧又磨人,让酒吞咬牙切齿。被他爱上是三生有幸的,何况我觉得茨木小天使在床上一定很美味,并且很会打直球,让老司机酒吞面红耳赤哈哈哈。

后来的他们一定过的很美好,感觉茨木只要不再话唠,他俩妥妥能he(这有什么难,每当茨木开说的时候,用什么堵上他的小嘴就好啦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