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勋安

【策花】拥

       李君颜一生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他拥着怀里的身体,感受着透过层层布料浸出来的一点体温。花兼雨睡着,安稳而美丽,足以让人觉得别无所求。天策长久地凝视怀中人纤长的羽睫、高挺的鼻梁和淡色的嘴唇,一时间惯于筹谋算计的头脑中只余下惊叹以及空白。遥远的狼烟烽火岁月中,失散的亲人、惨烈的杀戮、逝去的同伴、被虐杀的忠诚、随意被牺牲的生命、明哲保身与机关算尽,所有让他不堪重负夜夜辗转有口不能言的往事,此刻统统退散,全部被融在冰雪绝地里,满眼满眼都是战场上他纵马冲进包围圈中第一眼看见的那个墨色的身影。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渐渐衰弱,并且毫不在意。这些年他咬牙走过每一步,每一步都提醒着自己,挺过去这一次就好。他逼着自己一定要熬过乱世,要走到最高处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盛世清平,从卒至将厮杀多年,回首再看一无所获。心里面轰隆隆挂着飓风的破洞,从未有一刻停止哭嚎,如今一朝连同性命在内一并放弃,他突然有一种久违的轻松。想到这里李君颜唇角涌起一丝笑意,喉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内心却温暖得仿佛是幼年模糊记忆中睡在母亲怀里那样。安全、平静而又自由,天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紧了紧已经渐渐开始无力的手臂,低头吻了吻熟睡中毫无察觉的脸颊。

 

       花兼雨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死,不仅没有死,反而被好好地护在一个人怀里。他们躲在石块雪垛的背风一面,自己身上披盖着几乎对方的全部衣物。他伸手板起那张面孔端详,那模样他依稀在战场上匆匆一瞥,是这次负责增援苍云军的天策领将。说是增援也并不准确,只有四百十多人的队伍,面对军报上两百实则上万敌军的包围,或许称之为送死更为准确。后来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他被敌军重重地打到了后颈,彻底昏了过去。苍云军里最高明的万花军医尝试用嘴唇去温暖对方冰冷的脸颊——除了嘴唇他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冻得几乎毫无知觉——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那个人早已死去多时。

 

策花 思君

   策花小糖块,就是为了治愈刚刚被虐的心。    

 

       万花捡到天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手里握着枪死活不放,紧抿着双唇身下一片血迹,眼看是不活了。万花耗尽心力一个月,人终是从鬼门关给拉回来了,天策悠悠转醒,除了谢字却不再发一言。万花也没说什么,这人能救回来他算是舒了一口气,只盼他能好好养伤,便不指望别的回报。

       三月之后,天策已能下地走路,甚至简单地做些套路,然而仍是极其寡言,甚至连名字都不愿告知。乖却是乖的,万花招呼他休息吃药都听话的很。不过就是不爱说话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转眼又是四个月,天策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虽然还不到伤前的水平,但一杆长枪仍可以舞的滴水不漏,纵横之间,乱花渐欲迷人眼,大漠长河落日圆。万花便在旁边看着,嘴上衔着笑意,那人舞罢看过来时,心里还泛起一阵甜蜜。用手背贴了贴滚烫的面颊,万花觉得自己怕是病了。

       然而还未来得及表露半点心意,变故突起,天策要走。一直以来沉默寡言的男人,开口便是离别,情薄如纸,猝不及防。万花看着眼前英俊高大的天策将军,从心底最深处一阵一阵泛起无助的疼痛,痛的他几欲说不出话来。再开口却近似央求。

   “你伤还未好完全……再……再留一阵……不好么?”

   “……”

     天策长久的沉默终于击垮了万花所有的期待。

  “我……我知道了……”

     万花低着头不忍再看心上人一眼,转身欲走,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钳住了手腕,他惊讶回头,面前的男人仍是经年不变的冷峻容颜,却在眸子深处不清不楚的沾染了些温柔,他终于开口:

   “廖言,我的名字。”

   “你……”

   “至多一年,我回来找你。“

   “……诶?”

      男人终于是笑了,“你不是喜欢我么,小大夫。”

   “等着我。”

 

      一年时光匆匆而逝,万花浸泡在医术药罐中恍然不觉得漫长,只是偶尔想起那个人,才会觉得苦涩难耐。那人却始终没有来。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夜夜,减清辉。

      深秋十月,万花倚窗读一本早就烂熟的医书,却听见外面有人踏落叶而来,长枪银甲,黑发红翎,直把万花一道雷劈在了当场。

       一路奔出去,站定在那人眼前,一时间埋怨他食言不归的苦,辗转的相思之情,经年的担忧之意混杂心头,天旋地转,不知是欣喜还是怨恨。

 

       但总归,这个人是回来了。

 

        天策温柔而又带着歉意地看着面前几近失声的万花,一伸臂将人拥入怀里,柔声道,来迟了是我的不对,你要罚便罚吧,我什么都应。

       万花一头栽进天策怀里沉默着一言不发,天策心中忐忑不安,正将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怀里的万花哑着嗓子,低低地叹了一声,那便罚你,永远在我身边吧。

 

策花小段子01

策花

 

“疼么”万花大夫用极轻的声音问道。

“疼,还劳烦廖大夫给霍某揉揉”天策委屈道

“活该,鲁莽行事,疼死你才好”万花红着脸手上按到伤处缓慢捏揉着一边骂道

天策闻言伸出脑袋抻长脖子在万花下巴极快的吻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大夫几乎是瞬间红到了耳根,手上动作也停了浑身僵硬不知所措的样子继续调笑道“那便疼死我吧,只是小大夫到时候莫要哭才好”

万花羞急轻呸了一声,转过头不敢再看面前这个冤家,嘴上却硬“哼,本大夫从来不哭”

手上拿捏却是越发的小心了。

只是普通任务,也这么危险,要是……

算了,真有那个时候,这冤家去哪自己就跟去哪,治他救他把他安全带回来,若不能,就跟他死在一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