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勋安

【酒茨】茨木搞事的第十天,我召唤出了酒吞(下)

始笑然泪


Kuffskein:

    * 花式召唤酒吞失败的产物

    * 所有人都在疯狂OOC

 

上: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e60413f

 

    6

    早上,我被一阵震天哭声惊醒。

    一大群狸猫们在我门口躺成一排,哭得很有节奏感。

    “这是……怎么了?”我问坐在廊下淡定的指挥十只小天狗随着狸猫们的哭声嘿哈嘿哈的锻炼身体的大天狗。

    “茨木听说如果寮里有好酒,就能吸引酒吞童子。”大天狗说:“所以他抢了狸猫的酒。”

    狸猫们配合的把哭声提高了一个八度。几十只狸猫一起满地打滚,场面非常的混乱,还撞倒了一个正在做伸展运动的小天狗。

    “我记得我们院子里只有一只狸猫啊?”我蹲在大天狗身边,把那只摔倒的小天狗扶起来抖抖毛,塞回小天狗广场舞大队里:“剩下的这些是怎么回事?”

    “哦,他抢了阴阳寮里所有的狸猫。”大天狗非常尽职的把小天狗被抖掉的毛都捡了起来:“光是隔壁那位非酋阴阳师大人的寮里就有十二只狸猫。”

    “……”

    我找到正在召唤室门口专心致志垒酒坛的茨木。他把狸猫们的酒坛摆成了一堵墙,然后用毛笔在酒坛墙上写了硕大的【挚友!这里有好酒!】几个字。写完后他突然眉头一皱,把毛笔咬在嘴里,伸手将一个稍微有点歪的酒坛扶正。他调整完酒坛,后退了几步,满意的点点头,完全没注意毛笔已经把自己的白毛都染黑了一块。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我还是要说。

    “茨木啊,阿爸跟你商量一个事好不好……”

    他转过头,嘴里还叼着笔杆,一副傻乎乎的模样,金色的妖瞳却亮晶晶的,饱含期待的望着我。

    “你垒墙时倒是留出一个洞啊!!!你这样阿爸根本没法进去召唤的好吗!!!”

    ……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六天。

    ——也是他第六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抢了全阴阳寮狸猫的藏酒堵死了召唤室大门。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盯着他把酒坛墙搬到了不会影响其他人进出的院子里,并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洗掉他头发上、铠甲上、衣服上滴到的墨汁。

    然后把原计划拿去商店赌御魂的金全部买成了酒,挨家挨户的给其他家的狸猫们赔礼道歉。

 

    7

    第二天早上,我又一次被惊醒。这次不是哭声,而是一声巨响。我吓得直接坐起来,就看见茨木踩着拉门碎片大步走进房间。

    我:???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阿爸,吾想过了。为了挚友,吾什么都可以做!”

    “……包括早上七点用小拳拳锤破你阿爸的门将他从梦中吓醒吗?”

    他不理我,自顾自的从背后拿出我上次给他的那套招财猫御魂戴上,用壮士赴死的激昂语气对我说:“请带吾去游街吧!喵!”

    我:“……”

    我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尽量冷静的告诉他:“戴招财猫游街并不能增加召唤酒吞童子的概率……你把它交给阿爸,阿爸给你换一套心眼御魂……”

    茨木非常坚决:“吾已打听过,隔壁的隔壁的对门的阴阳师就是在茨木换上招财猫御魂游街的第二日召唤出了吾的挚友酒吞童子!喵!”

    “这种说法就像大天狗换上魅妖御魂游街就能吸引荒川一样不靠谱啊!!!”

    “真的吗?”大天狗突然出现在门口。他捏着下巴深思了片刻,把身上的针女全扒了下来,从怀里掏出我之前从茨木那里没收的魅妖御魂戴上:“既然是为了吸引荒川,在下也可以牺牲一次……”

    我心力憔悴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好的,你们在这里等着,阿爸这就去给你们找两套心眼御魂……”

    大天狗走过来,手一伸就把我推回了被子上。他原本严实的狩衣的领口不知道怎么突然变得松松垮垮,他本人还伸手扯了扯,硬是把自己的衣领拉扯得露出一小截锁骨,接着对我偏头微微一笑:“阿爸,你想知道在下这件衣服下面穿的是什么吗?”他说完,凑到我耳边,轻笑着说:“带在下去游街,在下就告诉你哦……”

    “哦哦哦,原来要这样吗喵!”茨木在一旁挺直了腰板,像是明白了什么,非常严肃非常正经的大声说道:“吾也可以告诉你喵!吾铠甲下面穿的是小袖!小袖里穿的是襦袢!襦袢下面穿的是兜裆布!兜裆布下面什么都没穿!请带吾去游街吧!喵!”

    我:“……”

    “不,阿爸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

    “是吗?”大天狗挑眉,拉起我的手,从下向上的看着我,压低声音:“摸摸看也可以哦……”

    他肩上手臂上头顶上趴着的十只小天狗们配合的掀起狩衣下摆,露出白嫩嫩的小肚皮。

    我:“……”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七天。

    ——也是他第七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试图通过戴招财猫游街的方式吸引酒吞童子,并将大天狗一起拖下水。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用衣服把脸全包了起来,被戴着招财猫依旧兴高采烈的茨木和自从带上魅妖就仿佛觉醒了什么不得了属性的大天狗拖着游了一天的街,还遇到了对门退治完八歧大蛇回来的欧皇一家。

    然后大天狗被对门的荒川怒气冲冲的拉走了,当天晚上没有回家。

 

    8

    我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并将整个寮的招财猫御魂与魅妖御魂全部奉纳,一个不留。

    在我翻箱倒柜搜刮所有违禁御魂时,茨木就蹲在一旁看着。他眼尖的从一堆闪闪发光但落满了灰的御魂中挑出一块:“地藏!这是吾友可以使用的御魂!”

    又挑出一块:“铮!这块吾友也可以用!”

    然后又挑出一块:“轮入道!简直是为吾友量身定做的御魂!”

    “你喜欢就拿去吧……”只要他能不搞事,怎样都好。

    于是茨木把这些御魂全部挑了出来,数了数:“唔……还少几块,凑不成一套……”

    “四星的都放在那边。”我指着另一个柜子告诉他。

    茨木大怒:“吾友怎么能使用四星御魂!必须六星!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吾友强大的实力!”

    我意识到不好,赶紧端正态度,大力鼓掌:“说得太对了!!!只有六星御魂才能配得上英俊潇洒气势凛然实力强大无人能及的鬼王大人!!!”

    茨木非常满意,放弃了抓着我教育一个时辰的念头,抓着一堆御魂离开了,让我得以继续销毁所有违禁御魂。为了防止有人私藏,我亲自动手把御魂一个个奉纳,忙了一上午才算结束。

    中午,我端着热好的达摩给式神们发了一圈,最后居然剩了一个。

    我这才发现茨木不见了。

    “茨木呢?!”我问正在把达摩掰碎了喂给小天狗们的大天狗。

    “在下看见他一早上就出门了。”大天狗把一只顺着他衣服往上爬的小水獭拎下来,塞了一嘴达摩。

    我盯着那只混在一堆小天狗里的小水獭:“……”

    牙白,为什么大天狗去对门呆了一晚上会领回来一只小水獭啊?!欧皇知道你偷了他家荒川的妖气碎片吗?!

    “在下也知道这种行为非常不好。”大天狗忧郁的垂下视线,看着鼓着脸使劲儿嚼达摩的小水獭:“即使在下日思夜想的渴望与他亲近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法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哪怕这是在下能够接触对门荒川的唯一途径……在下明白他的妖气碎片并不像在下的一样,是我们两人……之后才有的。”他说着,落寞的笑笑:“总有一日,他的阿爸会召唤出新的大天狗,那样他就再也不会看在下一眼了吧?到那时,即使在下留着他的妖气碎片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在下一个人的回忆与妄想……”

    “请把他还回去吧,阿爸。”大天狗安静的微笑着说:“也请替在下向荒川道一声歉,在下不会再去找他了。”

    十只小天狗轮流摸了摸小水獭的头,然后带着一脸坚强的微笑把小水獭推到了我面前。

    我:“……”

    “不用了,你留着吧,阿爸这就去刷妖气封印替你们还债……”

    整个下午我带着式神们疯狂的退治妖怪,好不容易在晚上刷出了一个SSR碎片。我把碎片交给对面欧皇,又抱着他的腿哭了一个时辰,终于勉强让他同意我换走荒川妖气碎片的请求。

    我精疲力尽的捂着肝回寮,一进大门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我低头一看,地上躺着一个血糊糊的茨木童子。他伤得特别重,铠甲碎了,浑身伤痕,连那一头白毛都被血染红了。

    我吓得心脏都差点停了,赶紧喊人把他扶到屋里救治。全寮的奶妈们轮流刷了一遍治疗才让他清醒过来。面对虚弱的茨木,我愧疚得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都是阿爸的错,阿爸还以为你是出门去给别人安利酒吞了……告诉阿爸,谁把你伤成这样?阿爸去揍死他丫的!”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茨木的眼睫都被血黏在了一起,他居然还不以为意。他坐起来,把一堆闪闪发光的御魂一个个摆开,脸上带着笑:“看!吾给挚友凑齐了六星御魂!”

    我:“……”

    我不知该说他什么好,想要骂他傻,话到了嘴边又骂不出口。我和式神们默默的看着他一只手艰难的把那些御魂全部绑成一串挂在召唤室里。风一吹,御魂像风铃那样摇晃,映着他亮晶晶的金色妖瞳,格外让人心疼。

    “阿爸,给茨木大人召唤一个酒吞童子大人吧……”山兔拽了拽我的袖子,小声说:“兔兔的御魂不着急,勾玉先拿给茨木大人抽符吧!”

    “是啊,阿爸满足茨木大人的愿望吧!我可以不买胭脂,把勾玉攒下来给阿爸抽符用!”椒图也小声说。

    “阿爸也很想啊……可是阿爸是亚籍……”我叹气。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八天。

    ——也是他第八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搞事:单挑八歧大蛇刷了三套酒吞童子能用的六星御魂,差点死在御魂塔里

    当然,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我把傻乐的茨木摁住让奶妈式神们刷了一夜,并带着剩下的式神们殴打八歧大蛇直至天明。

    然后把勾玉全部换成了符咒。

 

    9

    我觉得不能放任茨木继续搞事下去了。

    “其实你可以像大天狗这样,往其他寮发展一下。”我坐在还缠着绷带的茨木对面,努力劝说他:“你看,不是也有寮里只有酒吞没有茨木吗?阿爸给你介绍几个怎么样?你喜欢哪种酒吞?地藏吞,铮吞,还是轮入道吞?哪怕是奶子……咳,魅妖吞阿爸也可以给你牵线!”

    “那些都不是吾的挚友。”茨木严肃的说。

    “……那什么样的才是你的挚友啊?”我愁得头发都要掉了。这世上的茨木千千万万,酒吞童子也千千万万,都是那个名为平安京的世界里两位叱咤大江山的大妖投影到此间的一缕妖气化成,每个性格都大同小异,比如我家这只茨木就格外的熊。可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同一人的投影,到底怎么区分?!

    “吾的挚友……”他低头沉思。

    我做好了听一整天以‘鬼王酒吞最强’为主题的单方面宣传教育,可茨木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立刻疯狂的从各个方面吹嘘酒吞。他沉默了许久,最后说道:“吾的挚友,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

    “没事的,茨木,你会好起来的,阿爸这就去喊人给你治治脑子……”

    “吾友的强大众妖有目共睹,但是他的温柔只有吾才知道!”茨木一如既往的不理我的话,自顾自的说道:“吾友的温柔,吾友的寂寞,还有吾友的愿望……吾都知道!即使他从未与吾说过,吾亦知晓他心之所向!而吾——”他坚定的说:“吾会为吾友铲除所有阻碍!”

    他看着我,露出势在必得的眼神,笑容充满了危险的侵略性:“吾终有一日会找到他,被他击败,被他支配,将身心全部奉献给他!然后由他……也只能由他!带领吾重临鬼族巅峰!”

    我恍惚的从房间里出来。

    “如何?”大天狗问。

    “其实我没有听懂……但好像不召唤出一个酒吞童子他是不会罢休了……”我捂着脸,向我寮顶梁柱求助:“狗子啊,你说有什么方法能让阿爸我变成欧洲人呢?”

    “很简单。”大天狗淡定的说:“和我一起嫁到对门,就能入欧籍。”

    我:“……”

    “如果这么简单隔壁那个非酋早就嫁了好吗!!!”我气到崩溃。

    “原来可以这样呀!”隔壁探出一个举着蒲公英的萤草。她高兴的欢呼了一声,把蒲公英往旁边一扔。我感觉大地抖了三抖,她已经兴高采烈去喊院子里的式神们收拾东西了:“阿爸有救啦!我们快去给阿爸收拾嫁妆呀!!!”

    我:“……”

    十分钟后,对门欧皇的骂声传来——“滚!!!老子不想娶!!!”

    二十分钟后,对门欧皇的骂声再次传来——“你就带这点嫁妆?!算了……拿来吧!以后老子养你!!!”

    三十分钟后,对门欧皇敲响了我的门,把一张喜帖扔给我:“给你!老子要结婚了!!!”

    背景音是隔壁家的萤草细声细气的惊呼——“啊啊啊,阿爸召唤出一目连大人了!!!真的入欧籍了诶!!!”

    我捧着喜帖,小心翼翼的问:“欧皇你还想娶二房吗?”

    “不想!滚!!!”

    十分钟后。

    他重复了一遍:“老子这次是真的不想娶!快滚!!!”

    ……

    最后我也没能成功嫁进欧洲,只把大天狗的嫁妆送了过去。因为对门欧皇要准备结婚事宜没空退治妖怪,就让他家的式神们跟我一起出发去觉醒塔刷材料。觉醒塔比较轻松,有我家顶梁柱把麒麟刷刷卷上天,我没什么事做,就向对门的茨木打听他家阿爸是怎么召唤出酒吞童子的。

    对门茨木提起这个话题非常的高兴:“那日阿爸说吾违反了【茨木不得以宣传酒吞为由扰乱阴阳寮公共秩序】,训斥了吾一番,勒令吾替他处理投诉信。吾刚烧完所有投诉信,阿爸就召唤出了吾的挚友!”

    “……烧投诉信和召唤酒吞童子这两件事有什么逻辑在里面吗?!”我完全无法理解。

    “哦!兔兔明白了,只要欺负茨木大人就可以召唤出酒吞童子大人!”站在一旁的山兔高兴的说:“太好了,我要回去告诉大家!!!”

    “什么?!明显不是那个意思吧!!!”我赶紧叫住她。

    然而山兔速度太快,我根本追不上。等我拼死拼活跑回寮,全寮都知道了只要欺负茨木就能召唤出酒吞童子的事。我胆战心惊的看着茨木,生怕他提出要被欺负的要求。

    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犹豫了:“吾不认为这样可以召唤出挚友……”

    我大喜过望:“茨木你终于明白玄不救非的道理了吗?!你终于长大了,阿爸好欣慰……来,这块心眼你拿好,以后我们就专心搞输出……”

    茨木低头看着自己的鬼手:“不,吾只是知道,挚友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我一下被噎住了:“……”

    “怎么会是小事呢?”山兔着急的蹦跶:“茨木大人不是说酒吞童子大人是您最重要的人吗?那酒吞童子大人也应该最重视茨木大人才对,肯定不会让别人欺负茨木大人的!”

    “挚友于吾而言自然是最重要的!”茨木理所当然的说:“但吾于挚友而言并非如此,吾友还有更高的追求,不应该被任何人所羁绊!更何况……”他说着,露出一个可怕的表情:“……敢于挑衅吾之人,吾自会处理,何必劳烦挚友!”

    山兔吓得抱着椒图瑟瑟发抖,还不死心:“万,万一真的能成功呢?茨木大人为了给酒吞童子大人刷御魂都受过那么重的伤了,只是假装被欺负一下也没什么呀……”

    茨木收起那副恶鬼表情,哈哈大笑着揉了揉她的耳朵:“不必尝试了!即便如此……”他微妙的顿了一下,语气又昂扬起来:“吾友曾说过,只有最强大的妖怪,才有资格追随于他!吾决不允许挚友见到吾脆弱的一面!”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九天。

    ——也是他第九次为了得到挚友而……没有搞事。

    ……

    可是现在我非常想搞事。

 

    10

    我怀疑自己上辈子可能是欠他们的。

    明明当初可以凭灵力当一个审神者,就此过上笑看刀剑争宠的日子,为什么就因为来找我的狐狸比政府那边派来的多一只尾巴这种小事就来当一个白天捂肝带狗粮晚上摸心赌御魂的阴阳师呢?

    ……半夜还得悄咪咪的爬起来给式神们开会。

    “计划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我提着灯笼鬼问。

    蹲成一圈的式神们纷纷摇头。

    “哟西!那就开始进行计划吧!”我敲响天邪鬼黄。

    蝴蝶精骑在食梦貘背上,高兴的拍着手鼓:“食梦貘,我们走!去把茨木大人引到梦境深处去!”

    椒图和红叶纷纷拿出珍藏的胭脂:“阿爸放心,我们肯定给茨木大人画一个特别特别凄惨的妆!”

    “好像被兔兔套了十次环那么凄惨的妆!”山兔补充道。

    “……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啊?”

    “那就套三次的妆!”

    “嘛,虽然不想这么干,但也被你照顾了这么久……就回报一二吧!是吧,弟弟?”鬼使黑用肩膀撞了一下鬼使白。

    “不要胡闹。”鬼使白严肃的说着,一手一个拉着小小黑和小小白当先出门:“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鬼使黑,走吧。”

    “嗨嗨~不过我可不保证能哭出来哦!”

    “没关系,只要保证小小黑不要笑出来就行了……”

    “贫僧也去准备地藏经。”青坊主施了一礼。

    “等等,这个就算了吧!茨木是恶鬼啊,地藏经真的把他超度了怎么办!!!”

    “那贫僧就念金刚伏魔经吧。”

    “这个显然也不行啊!!!”

    “那么贫僧去写孔雀大明王真言。”

    “要不大师你还是跟姑获鸟她们一起去准备供品吧!!!”

    一个时辰后,我指挥吸血姬飞上房梁挂好最后一条白布,恰好被处理完的茨木也被抬进召唤室。他的脸被化妆组涂成了死灰色,身上画了大大小小一堆伤,红叶用磨碎枫叶染出的红色血水泼了他一身。两个鬼使在他旁边竖起招魂幡等物。姑获鸟把供品唐菓子摆在案桌上,青坊主在旁边席地而坐,其他式神们身披白布围成一圈,茨木追悼会立即成型。

    我严肃的坐在被摆在召唤阵正前方的茨木“尸体”对面,回忆了一下被茨木各种搞事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日子,以及即将远嫁到对门欧皇家的大天狗,还有说什么都不肯把我一起娶了的欧皇……

    “阿爸哭得好真哦。”山兔偷偷跟孟婆说。

    我抹着眼泪拿出符咒,对着召唤阵哽咽道:“茨木啊,阿爸对不起你,直到你死阿爸都没能召唤出你的挚友……你慢点走,阿爸最后再尝试一次,让你挚友见你最后一面……”

    ——这是茨木来我寮的第十天。

    ——也是我第一次为了召唤出酒吞童子而联合全寮式神们一起搞事。

    然后我召唤出了一只狸猫。

    我:“……”

    “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的态度不够诚恳。”我说:“光是阿爸我一个人哭显得太假了。”

    式神们望天望地,就是不看我。只有雨女十分配合的坐地开哭,一口气把buff全都驱散了。我被她哭得迟钝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

    “如果今天召唤不出酒吞童子,以后的零食全部取消,血豆腐也没有了。”我冷酷的说。

    山兔萤草吸血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每人每天三升咖啡。”

    蝴蝶精食梦貘巫蛊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禁止买化妆品和酒。”

    椒图红叶狸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也禁止骨科生子。”

    鬼使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并用力捅了捅小小黑和小小白,把两个茫然的小孩子都捅哭了,然后被鬼使白用招魂幡敲了头。

    我环视一圈,发现都哭得差不多了,于是扔下大招:

    “最后,禁止搞基和搞姬。”

    以桃花和樱花为首,三尾狐带领剩下的式神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唯有大天狗十分淡然的跪坐不动,任凭十只小天狗抱着小水獭哭成一团。

    “阿爸真是的,把孩子们都惹哭了……”唯二没哭的姑获鸟叹气。

    “听说针女又要削弱了,以后触发率只有10%。”

    姑获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天狗终于也忍不住默默垂泪。

    我把挤不出眼泪的河童跟鲤鱼精赶出召唤室大门,心满意足的重新坐下来,抽出一张符纸,调整了一下情绪,合着背后的哭声哭道:“茨~木~啊~~你死的好~惨~啊~~~是阿爸没~用~啊~~让你死前都不能见到挚~友~啊~~~没人能来送你最后一~程~啊~~~”

    ——召唤出狸猫X1。

    “鬼~王~啊~~你再不~来~啊~~~我们就要把茨木埋~了~啊~~~”

    ——召唤出狸猫X2。

    “再也没人陪你喝~酒~啊~~~没人会翻山越岭的找~你~啊~~~”

    ——召唤出狸猫X3。

    这样好像不行。

    得换一种方法。

    我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用海坊主拒绝吃鱼头火锅的阴冷语气说道:“反正只是一个茨木,死了就死了吧,正好喂给帚神升星用。等下一个茨木召唤出来就派去带狗粮,从早带到晚,然后再去刷御魂刷到天亮。”

    “不给达摩吃。”

    “也不给三星以上御魂。”

    “不帮他编辫子。”

    “故意给他裤子穿反。”

    “让他改名叫铠甲童子。”

    “还要派去欧皇家打工替他烧投诉信。”

    我想了想,问大天狗:“还有什么?”

    大天狗冷冷的笑了:“换上招财猫带去给其他寮的酒吞相亲。”

    十只小天狗一起冷笑,把小水獭吓得不知所措。

    “对,每天逼他换上招财猫跟其他寮的酒吞相亲!”我斩钉截铁的说完,开始低头在符纸上画奶子。

    就在这时!

    茨木突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我吓得手一抖,符纸没有拿稳,掉进了召唤阵。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怎么醒了?!!!”我捧脸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糟糕,光顾着哭,忘记继续催眠茨木大人了!!!”蝴蝶精跟我一起捧脸尖叫。

    我:“……”

    茨木一脸懵逼的摸了摸被画得血糊糊的脸,茫然的问道:“阿爸?你们在做……”话说到一半,符纸已经飞到了召唤阵中心,猛地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灵光。他抬起手挡住眼睛,下意识的看过去,一愣。

    “……挚友?”

    ……

    ……

    ……

    茨木来我寮的第十天,我终于召唤出了酒吞。

 

    —— THE END ——

 

    番外1

    “挚友,你怎么来了?!”茨木惊喜到语无伦次。

    “哼,本大爷的人,怎么能给外人欺负!”酒吞不屑的哼了一声,大步走出召唤阵,来到茨木面前。

    然后爬上他的膝盖,踮起脚,扯着全身上下唯一一块布给茨木擦脸,嫌弃的说:“本大爷才几天没看见你,怎么就搞成这样子!”

    茨木低头配合他把自己脸上的妆擦得更加乱七八糟,眼睛闪闪发亮。

    全身高约等于茨木半身高的两星小酒吞给他擦完脸,凶巴巴的转头问道:“喂,就是你说要欺负茨木吗?”

    “呃……鬼王大人,我可以解释……”

    “听好了!本大爷的属下,除了本大爷谁也不能……哇啊!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小东西突然从茨木怀里蹦了出来——原来是我之前给茨木的那一片酒吞的妖气碎片接触了本体,也化形了。那只巴掌大的小酒吞嘿呦嘿呦的抓着茨木头发爬到他肩上,满意的坐下来开始抱着手指高的酒葫芦敦敦敦的喝酒。

    茨木十分高兴:“挚友哟!这是你的妖气碎片!只要吾与你在一起,吾就能生出十只!”

    酒吞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什么?!”

    “没错!只有挚友能让吾生下妖气碎片!那是吾对挚友心意的证明!哼哼哈哈哈哈哈——”

    酒吞磨了磨牙:“谁要那种证明啊!!!”

    茨木肩上的小酒吞高兴的举起手。

    我:“……”

    “阿爸,你为何跟我抢吃的?”犬神不解的问。

    “没什么,阿爸高兴……”

 

    番外2

    我敲响对面欧皇家的大门。

    “老子都说了不娶二房!!!”欧皇不耐烦的说。

    我保持微笑:“没,是我家茨木和酒吞也要结婚了,这是给你……给你们的喜帖。”

    欧皇接过喜帖,关上了门。

    门后传来萤草细细的惊呼——“咿呀,阿爸又召唤出小鹿男大人了!血统真的变了诶!!!”

    我:“……”

    我咽下一口老血,抱着自己的亚裔血统鉴定书默默的转身回寮。

 

    番外3

    “狗子啊,有这么多荒川,你为什么偏偏看上对门的呢?”一日我闲来无事,问带着十只小天狗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大天狗:“好像除了你,别的寮都是自己内部消化的啊……”

    “阿爸,你是希望在下也天天催你召唤荒川吗?”大天狗问。

    “当我没问……”

    “其实……”大天狗突然说。

    “嗯?”

    “其实当初在下要去的是对门的寮,但是那天风大,在下走错了,误入此寮。”大天狗一本正经的说:“希望阿爸不要介意,都是过去的事了。”

    十只小天狗跟着唉声叹气,挨个伸小手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脚趾。

    “错误已经铸下,在下唯有尽量弥补。好在也不算迟,在下还是顺利的嫁入了对门的欧洲寮。”

    小天狗们应景的比出了一排十个小心心。

    我:“……”

    “咦,阿爸你为什么又哭了,这次要召唤谁呀?”路过的山兔蹦蹦跳跳的问。

    “阿爸不召唤,阿爸是去找妖狐鸦天狗吸血姬他们有事。”

    “诶,阿爸找他们干什么呀?”

    “去刮风。”

    “……啊?”

 

    —— THE END ——

 

 

    * 还有十天酒吞就能来我寮,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 顺便分享一个我觉得特别有用的玄学吧:产粮玄学。这是我非常笃信的玄学,依靠此玄学,我满级至今都还没能拿到初级非酋的称号……所以,请大家为了SSR疯狂的产粮吧!小天狗式比心!

 

评论

热度(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