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勋安

【酒茨】 鬼生百年

酒茨 鬼生百年



鬼生几百年,什么事没见过。

酒吞从不觉得有什么让他想不开的。红叶拒绝了他,他颓废失意,都是顺着情绪自然而然的表现,那女人如一杯烈酒,辣过喉咙,咽下了也就过去了,从不留心结,这是他的潇洒。

或许是曾经太肆意,四处杀伐又浪迹花间,如今登临鬼王之位后,最至高无上的权力与最香软销魂的肉体反而都让他感觉到索然无味,一场烟花绚烂,徒留百年空惘。

或许对于红叶,他只是想找个人爱而已,只是那时那地,恰好枫叶漫天。


后来枫叶林染了血,酒吞心痛又生怜意,想着鬼生也够没意思,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救不了。他醉着,任由自己躺在泥泞之中,任由沿路的小鬼对他指指点点,直到茨木带着安倍晴明找上来。

他有点生气,看着茨木这家伙居然跟那个害红叶变成恶鬼的阴阳师站在一起。他不是应该一直站在自己身后吗?

啊,好烦,茨木那家伙又在胡言乱语了。



酒吞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烦茨木的,那时候他总是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安静又害羞地看着自己,然后先一步喝醉,那眼睛又变得张扬明艳,引得自己靠近看个仔细,然后被当做想要切磋,来一场痛快的搏斗,等都累了,酒吞就压在不能动弹的茨木身上喝光最后一滴酒,然后胡乱睡过去,那时候是多么好。

然而美好时光总易逝。

无忧无虑,那时酒吞曾经觉得茨木是他的知己。



后来茨木越来越迷恋他,说的话也越来越让酒吞无语,他不需要恭维,可茨木停不下来,一张口就要称赞他,简直烦不胜烦。他执意要给他去建宫殿,结果断了一条手臂回来,白衣染血,整个身躯疼的不住颤抖,还跪在他的面前,说着自己无能,给他丢人了,请他处罚。酒吞简直愤怒得无以复加,又想动手打他又心疼不舍得,只能冷冷地让他自己把手取回来。

大江山的鬼王第一次觉得无力,在他面对茨木的时候,他想告诉他,不要什么四野皆伏楼宇高筑,那太寂寞了,他想跟他安安静静的喝一坛酒,在桃花落在他白色发间的时候,笑着用手拂去,看他金色的瞳孔中盛满笑意,就这样度过岁月流年。

事与愿违,茨木不能懂,酒吞的心情就更微妙地不可言说。最寂寞的时候,酒吞独自喝醉,邂逅了一场枫林之舞。



红叶在一切尘埃落定后跟着晴明走了,她做了他的式神。爱恋倾慕在褪去疯狂之后,有种求仁得仁的彻悟感,酒吞看着面前温婉娴静的红衣美人,第一次觉得,自己对她有种情爱之外的欣赏。素手满上酒吞面前的茶盏,红叶朱唇轻启,问他今后如何。

今后如何,他也不知。春去秋来一场单恋耗费了他太多热情,本来他兴味就寡淡,如今更是什么想做的事情都没有了。恐怕要让茨木失望了,他好不容易等到自己放弃红叶,自己却仍然对他口中的宏图霸业没什么兴趣。

茨木,茨木,说到他,最近真是好久不见。



茨木在大江山。

他当年为了给酒吞造宫殿,下山骗钱让渡边纲砍了一只手,现在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寂静宫殿里,终于有点后知后觉,或许酒吞根本不喜欢这样宏伟却空寂的住所,让他宁愿天天跑去枫叶林餐风露宿也不愿意呆在这里。

又或许,酒吞根本不喜欢他口中描摹的那一切。

茨木想不通,站在最高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力量,难道这样不值得追求么?

酒吞他到底想要什么,他从不跟茨木讲。



茨木走在下山的小径中,他要去找他的鬼王,他已经有月余没见到他了,从来都是他不主动找,酒吞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想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好好理清一些事情,比如酒吞是不是真的讨厌自己,是不是自己做错了,是不是他们真的回不去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只是想让他重回鬼王呢?最后他发现脑海里除了酒吞那张微微有点烦躁的脸以外,什么也想不通。既然想不通,那就去找挚友,他那么睿智,总会有答案的。



茨木没想到,这次他找的这么顺利。酒吞就坐在山下的一棵樱花树下,一个人喝着酒。茨木快步走了过去,刚想张嘴,就听酒吞不耐烦地来了一句,闭嘴。于是只能瘪瘪嘴安静听话地坐在他身旁。酒吞没给他酒喝,他就用仅剩的一只手百无聊懒抠着地上丛生的杂草,目光偷偷瞄着酒吞,看多余的酒液从他俊挺的下巴沿着喉结一路滚落,自己咽了咽口水。

等到那一坛酒交了底,酒吞才默然开口。


以后不要再夸我。

哦。

也不要在别人面前夸我。

不愧是吾友,总是这样谦虚。

刚说什么了?

哦……吾错了……

也不要再提红叶。

吾友你终于振作起来了要重振鬼王之威统御天下了么,吾友真是睿智潇洒无人能及啊!

……

吾错了……

我不喜征战,只愿大江山众能安平即可。

欸?

我也不喜欢住宫殿,总是很冷清,太大了。

恩……

我也不想一个人喝酒。

哦,那挚友想要什么人陪,我去把他抓来。

你是不是傻?

啊?哦……吾……吾是不怎么聪明,不能跟挚友你比。

……

但是无论挚友说什么吾都会去做的!

……

挚友……

我想你陪我。

欸?诶诶诶?

我想你一直陪我,可以么?

……

不要把眼泪蹭在我身上啊蠢货……真是的……


拥抱着怀里哭得一点也没有大妖怪风范的茨木,酒吞突然觉得有点眼热。

嘛,鬼生几百年,这样也不错。



end

-----------------------------------------------------------------------------

写了一点自己的理解。

在我的印象中,酒吞一直是彻悟的,因为彻悟所以觉得无味,因为无味所以嗜酒,所以才会恋上一片枫叶林。他的心情,一开始单纯的茨木是不能理解的。

酒吞当然睿智冷静,杀伐果断,无论在力量还是头脑上都足够称王,他当然拥有茨木口中的一切优点,不然又怎么能让茨木这么强大的妖怪这样迷恋他。

问题在于,他成了鬼王,然后他失去了目标,他也失去了知己,所以他才会那么想爱一个人。所以才有后来红叶的事。

而茨木,他在我心中是非常美好的,强大又可爱,因为单纯所以他不能懂酒吞那些麻烦的心思,但也因为单纯他才能乖巧又磨人,让酒吞咬牙切齿。被他爱上是三生有幸的,何况我觉得茨木小天使在床上一定很美味,并且很会打直球,让老司机酒吞面红耳赤哈哈哈。

后来的他们一定过的很美好,感觉茨木只要不再话唠,他俩妥妥能he(这有什么难,每当茨木开说的时候,用什么堵上他的小嘴就好啦嘿嘿嘿








评论(16)

热度(144)

  1. 我盾冬党头顶青天狂喜乱舞季勋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