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勋安

【策花】拥

       李君颜一生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他拥着怀里的身体,感受着透过层层布料浸出来的一点体温。花兼雨睡着,安稳而美丽,足以让人觉得别无所求。天策长久地凝视怀中人纤长的羽睫、高挺的鼻梁和淡色的嘴唇,一时间惯于筹谋算计的头脑中只余下惊叹以及空白。遥远的狼烟烽火岁月中,失散的亲人、惨烈的杀戮、逝去的同伴、被虐杀的忠诚、随意被牺牲的生命、明哲保身与机关算尽,所有让他不堪重负夜夜辗转有口不能言的往事,此刻统统退散,全部被融在冰雪绝地里,满眼满眼都是战场上他纵马冲进包围圈中第一眼看见的那个墨色的身影。他感受到了自己的渐渐衰弱,并且毫不在意。这些年他咬牙走过每一步,每一步都提醒着自己,挺过去这一次就好。他逼着自己一定要熬过乱世,要走到最高处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盛世清平,从卒至将厮杀多年,回首再看一无所获。心里面轰隆隆挂着飓风的破洞,从未有一刻停止哭嚎,如今一朝连同性命在内一并放弃,他突然有一种久违的轻松。想到这里李君颜唇角涌起一丝笑意,喉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烈,内心却温暖得仿佛是幼年模糊记忆中睡在母亲怀里那样。安全、平静而又自由,天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紧了紧已经渐渐开始无力的手臂,低头吻了吻熟睡中毫无察觉的脸颊。

 

       花兼雨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死,不仅没有死,反而被好好地护在一个人怀里。他们躲在石块雪垛的背风一面,自己身上披盖着几乎对方的全部衣物。他伸手板起那张面孔端详,那模样他依稀在战场上匆匆一瞥,是这次负责增援苍云军的天策领将。说是增援也并不准确,只有四百十多人的队伍,面对军报上两百实则上万敌军的包围,或许称之为送死更为准确。后来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他被敌军重重地打到了后颈,彻底昏了过去。苍云军里最高明的万花军医尝试用嘴唇去温暖对方冰冷的脸颊——除了嘴唇他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冻得几乎毫无知觉——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那个人早已死去多时。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