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勋安

[策羊] 恶人



道长的情缘天策是死在与狼牙军对战的战场上的,一半的外族血统令他顺利诈降潜进了狼牙军内部,并在一场关键战役中与同门里应外合,以少胜多赢得了惨烈的胜利。知道天策真实身份的人大多都牺牲在了那场战役中,天策也为保百姓战死,到后来明白他一生执着的竟只有道长一人。


经年之后道长终于能平静地回忆起烽火狼烟中一骑当先的红色身影,不再崩溃落泪,不再怨恨痛苦,仿佛时间与情人的手一样温柔终于抚平了伤痕,直到他再次听闻一个名字,在别人口中以一个英雄出现,令狐伤。人世原来是如此健忘,流的是他人的血,还未干涸就可以被无视,人世原来也可以这样黑白颠倒,英雄成了逆贼,逆贼成了英雄。悲愤的心强烈要求见血,一向清淡平和的人几乎忍不住地渴望杀戮。道长入了恶人谷,利用恶人的情报找当年有嫌疑通敌卖国的官员和大发国难财的商人,有杀错无放过,通通灭门,一时间震惊江湖。无奈道长只杀人不解释,浩气和江湖上很多侠士都嫉之如仇,就连恶人也对其七分畏惧三分厌恶。有一天道长做了个梦,梦中十里红灯一人执枪在尽头等,那人在梦里很温柔地说了什么,道长泣不成声。醒来后道长离开恶人,回到华山,有生之年再未踏足俗世。但此时道长已经身中一种慢性剧毒,一年之内满头白雪,他仇家甚多,无从得知是谁下的手,他亦不在意。


命不久矣的他收了个小徒弟继承自己衣钵。有天小徒弟鼻青脸肿地哭着回来,道长问她为何打架,小徒弟说,那些人说她师父的姘头是个贪生怕死的叛徒,她师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她一生气就跟他们打起来了,可他们人多。她哭着问,师父,他们说的是真的么?道长笑着摸摸她的头,我是个恶人不假,我爱的人却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小徒弟问,那师父他们那么说你,你为什么不去打他们啊?因为,我很快就要见到他了,我爱的人,不喜欢我杀人。


再一年后,道长坐化在华山雪峰顶,此时离安史之乱平定已过去了七年。


他们用血肉堆砌出来的和平,终究与他们无关。


---------------END


喜欢有些人,不是因为他是个英雄,而是因为即便他知道,公道自在人心是句扯淡的话,他仍然选择当一个英雄。给所有为家国和平作出贡献的人们。


评论(4)

热度(9)